一场现代人的晨间革命───吃早餐,没这幺理所当然

  • 作者:
  • 时间:2020-06-14

一场现代人的晨间革命───吃早餐,没这幺理所当然

早餐,既熟悉又陌生的一餐,我们每天与它相见,有时疾如旋风,有时躺在床上一派慵懒闲适,最常的还是坐在自家餐桌前,偶尔也在饭店的自助吧台边。它一派简朴,不拿过多的花样烦你,大体每个早晨它的样貌都差不多。走进饭店,不同于午餐和晚餐这两者,它没有菜单。或许正是因为它的一贯性和平淡无奇,所以无法激起人们对它的好奇心。

事实上,历史学、社会学、地理学和人类学的学者对它的确没什幺兴趣。营养师至多也只是提醒大家,饮食摄取要定时定量,早餐应该占每日摄取热量的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相对于图书馆架上摆得满满的料理指南和美食书籍, 专门研究早餐的论述几乎阙如。而美食书籍、食谱、餐厅指南等介绍的各路菜系,全都是为了正午和向晚的两顿準备的,无论是家常还是功夫菜。早餐,它呢,从来没能替哪位大厨摘过一颗米其林星星。

话虽如此,但只要凑近点瞧,你会发现早餐的历史相当惊人。第一个令人惊奇的地方是,它竟如此之年轻。早餐的年纪不超过三百岁,而另外两顿随便都能讲出令人肃然起敬的绵长源起。连这个法文字「petit déjeuner /早餐」都让人感到匪夷所思,早餐原来只是比午餐更简单、更小型的一餐而已。尤其奇特的是,它是以热饮──茶、咖啡、热可可──为主轴, 而这些饮品的原料全都不是欧洲本地产物。茶树、咖啡树和可可树都无法在温带地区生长。至于糖, 相较于另外两餐,它在早餐中的角色更为吃重(这些热饮通常要加糖饮用,更别说果酱、甜麵包、穀物麦片了),直到十九世纪初,甘蔗可说是製糖的唯一原料,它也是热带植物。

难不成早餐是欧洲人从别的地方引进,然后强纳为己有的吗?这个说法让人难以置信,因为这些饮品的原产地分布太广了:可可的原产地不是美洲吗?咖啡原产非洲,而茶来自亚洲吧?阿兹特克人(十四至十六世纪的墨西哥古文明)他们喝的「cocoatl/可可」,里面不放糖,事实上他们根本还不知道如何製糖。同样的,中国人喝的「chaï/茶」也不放糖。至于咖啡,原本也不是在早上喝的。所以,要说早餐的历史,打从源头开始,就得从欧洲说起。

早餐蔓延快速。儘管今日早餐的形式多样,但里面几乎都寻得到西方世界的痕迹,就算只喝一杯咖啡也一样。早餐于是成为了饮食全球化的最小公分母。全球各地任何一间自诩是国际级的旅馆,就算设备再简陋,早餐的样貌也不会太偏离常规,虽然说西方旅客有时仍不免面面相觑⋯⋯。

因此,早餐不为人知的史话的确值得一书、让人知晓。它的起源一点都不神祕:十八世纪初,伦敦、阿姆斯特丹和巴黎等地的一些贵族名门已经习惯每天清晨喝一杯早在数十年前这类口袋够深的人士就熟知的饮品。由于这些西欧贵族世家,和城市的资产阶级迷恋的茶、咖啡和可可均来自遥远的国度,加上当时运输的过程风险很高,这类饮料的价格贵得吓人。因此,这类饮品相当可能只是一时的风潮而已,但结果出人意外,它们渐渐普及并且流传下来,不再侷限于富贵人家专享。一般百姓,尤其是城市居民,很快的就接受了它们,整个十九世纪,茶、咖啡和可可风靡了西方社会的各个阶层,尔后向外扩散。

早餐的出现并非毫无来由。晨间饮品和糖的历史源头可以从人类使用香料的渊源里觅得端倪,前人更相信,这些饮品的植物苗种起源甚至可远溯至伊甸园。要让咖啡、糖、可可和茶走进欧洲人的杯子里,欧洲各国必须开闢海运路线,确保中间转运顺畅,击垮竞争对手,开垦农地,强行将人从他们的原生社会带走并压榨成为奴隶,投注心力研发创新以提升风味、改良大面积的种植技术和日常生活用具,从中国人那里窃取烧瓷祕技和茶树苗种⋯⋯。

他们必须创造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