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魂如初》连载 3

  • 作者:
  • 时间:2020-06-10

《剑魂如初》连载 3

《剑魂如初》小说连载 :看其他回

文/怀观

半圆形立面,错落有致的露台,在夕阳余晖与树影横斜掩映之下,这座酒店美得如梦似幻,一点都不真实。如初目不转睛地再往前走了几步,然后就发现,太过梦幻的事物,果然经不起近距离检验。

墙壁上一条条全是漏水痕迹,檐瓦部分脱落,间隙处长满蕨类植物与杂草。油漆斑驳的门虽然大开,但里头没开灯,外面没有车,里里外外连个人影都不见,这里真的能住宿吗?

她停住脚,不再往前走,而一名身穿宽鬆 T 恤跟垮裤的大男孩却慢悠悠从黑暗中步出门外,对她摘下棒球帽,欠身说:「体国经野,骆驿不绝,『国野驿』欢迎您,应如初小姐?」

他的出场方式实在太过戏剧化,如初下意识点了点头,双脚却留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俊眉修目的大男孩露齿一笑,走上前一手拿起一个行李箱,又对她说:「进来吧,杵在这里干什幺?我叫边钟,妳喊我边哥就得了。」

「边哥好。」

行李在机场过磅时足足有二十公斤重,边钟却拎得轻轻鬆鬆。如初跟着他走上台阶,跨进门,还没从一连串的震惊中缓过气来,随即又被周围环境吸引了注意力。

大厅装潢得十分气派,颇有民国初年十里洋场、海派风华的味道。天花板挑得极高,垂下一盏繁複华丽的大型水晶吊灯,圆拱落地窗上悬挂有厚重的猩红色丝绒窗帘,旁边随意地摆上一张款式古典的钉扣皮沙发,整体氛围就像间大型的老洋房民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唯一可惜之处在于有部分墙壁只粉刷了一半,上半部油漆剥落龟裂,隐约露出里头的红砖,看起来好像没完工似地,十分突兀,不晓得为什幺留着也不整修。

不过如初的期待并不高,环境乾净就好。她跟着边钟来到及腰的老式花梨木柜檯前,边钟放下行李,手一撑,直接跳进柜檯,从抽屉里掏出平板跟触控笔,抬头问:「第一次住店,我先跟妳介绍介绍,怎幺样?」

「好的,麻烦你了。」如初强迫自己不去注意边钟异于常人的运动神经,专心听他讲。

边钟举起笔,指着楼上慢条斯理地开口:「我们家客房分四层楼,八个等级,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天地宇宙这四级对一般客人不开放,玄字号、黄字号妳想住得自己贴钱,每个晚上五百;洪字号整修中。雨令替妳订的是荒字号,我们最便宜的房型,不含早餐,要升级吗?」

他的声音有着教堂钟声的质感,迴蕩在宽广的大厅内,十分悦耳。如初跟着他的话举头望了一圈,触目所即每层楼的装潢都一模一样 。她问:「升不升级,房间的差别在哪里?」

「少爬一层楼呗。」边钟耸耸肩:「我们没电梯。」

就这样?

如初环顾四周,觉得怪,却摸不着头绪,于是果断决定:「那不用了,谢谢。」

「行。」边钟拿笔在平板上点了几下,说:「荒字号三号房,三楼出楼梯右转第一间,妳签完名板子搁着就好,有事直接来柜檯找我。」

他将平板与房卡递给如初,又一个撑跳离开柜檯,自顾自走向转角处一架三角钢琴。不一会儿,整个空间响起了歌声,是一首四十年代的情歌,但边钟用爵士音乐的唱法跟伴奏重新演绎过,懒洋洋的,舒缓而悠扬,一种带着微醺的感伤。钢琴旁有一道小巧的木质圆型拱门,几名穿着白色厨师制服的人从门里走了出来,手上都拿着食材。如初这才注意到,酒店往里走还挺深的,应该是附设的餐厅。她好奇地多看了几眼才在平板上签名,然后拉起行李往楼梯口走去。

一楼通往二楼用的是老式雕花迴旋梯,曲线优美,缓缓蜿蜒而上,走起来一点都不累人。如初走到三楼,刷卡进房,才推开门,就看到此生所见、最阳春的酒店房间。

一床一几一椅,外加一座入墙的衣柜,不但没有任何装饰品,就连热水壶与茶包都缺。小浴室里只摆着一卷卫生纸,床单枕套都是米白色,衬着一尘不染的紫檀木地板,整间房空蕩、清爽,寂寞到无以复加。

相当适合她。

如初打开行李箱,将几件随身衣物放进衣橱,再打了通电话回家报平安。忙完琐事之后,她将房间里唯一的一张椅子拉到窗前,坐着凝视夕阳将庭园渲染出一派断垣残瓦景象。

她会在这里遇到什幺人,过上怎样的生活?

光凭想像当然不会有答案,但幸运的是,来到陌生城市的第一天,居然就找到了如此可爱的角落,让她能安安静静地窝着,一动也不动。

直到华灯初上,如初才站起身走出去找吃的,回到酒店后她忙着研究交通路线,规画未来两天行程,直到过了午夜,才在不知不觉中閤上眼,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窗外的鸟叫声唤她起床。

公司只补贴三天的酒店住宿,因此她需要在四十八小时内找到租屋。时间压力有点大,如初一睁开眼睛便坐起身,匆匆梳洗后走出国野驿,在巷子口买了个生煎包当早餐,边啃边开始今天的行程。

来之前她已锁定了好几处公寓,也联络好了房东。她照着原定计画一间间拜访,然而一整天找下来,不是太髒就是太贵,好不容易找到一间合适的,却又晚了一步,只能眼睁睁看着屋主与比她早十分钟来看房的租客签下合约。

黄昏时分,又渴又累又还没找到房子的应如初,在陌生的城市不小心下错站,一脚踏进了旧城区的老街。

四方市是个古都,从周朝起便名列史册,然而,此地年代虽然久远,却从未在任何一个改朝换代的关键时刻起过作用。也许正因如此,这个城市避开了战火,得以将文物古蹟完整保留,这条铺着青石板的千年老街,便是其中之一。

整条街尚未被开发成观光景点,入口处只立着一根木製的路标,商店少,行人也寥寥无几,来往走动的大部分是居民,麻雀就在屋檐下蹦跳,一派宁静安逸。

如初在门前晒有鱼乾的杂货店买了瓶矿泉水,先咕嘟咕嘟灌下大半瓶,然后慢慢走到一座古井旁,边喝边看对街的老先生拿着弓把棉花打鬆。棉絮随着一声接着一声的节奏飞起落下,虽然离冬天还有段日子,却令人无端想到古诗上说的「人生到处知何似,恰似飞鸿踏雪泥」。

喝完最后一口水,她没遵循原定计画走回站牌搭车回去继续行程,反而毫不犹豫地转过身,一步步踏入老街。

历经数十代人无数次改造,老街呈现出一种奇异的时空交错。横在头顶上的石头牌坊大开大阖,流露唐宋遗风,两旁的木造老房子青砖黛瓦,错落有致,却是明清的格局,典型的江南小镇建筑。

她顺着主街前进,走着走着,就在某一刻,如初停下脚步,感觉周围环境骤然变得有些奇怪,像是失去了真实感,她分不清现在、过去与未来,甚至不确定自己是否依然存在。

这种情况以前偶尔也出现过,但都只发生在长时间全神贯注修复古剑之后,她伸手扶住身旁的石柱,深深吸了口气,再抬起眼, 忽地瞧见前方数公尺处,一名二十来岁的男子背靠城墙,正低头吹竖笛 。

《剑魂如初》小说连载 :看其他回

想一口气看完《剑魂如初》

《剑魂如初》连载 3

这里买